李白诗歌的艺术成就

梦想文章网 88

李白,字太白,盛唐杰出诗人,是我国文学史上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称。

李白他的诗,充满了发兴无端的澎湃激情与神奇想象,美不胜收。李白创造性地运用了一切浪漫主义的手法在诗体上的贡献是卓越的,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

一、李白诗歌的主观色彩

李白的诗雄奇飘逸,艺术成就极高。他讴歌祖国山河与美丽的自然风光,风格雄奇奔放,俊逸清新,富有浪漫主义精神,达到了内容与艺术的完美统一。其诗大多为描写山水和抒发内心的情感为主,这也是他的诗歌中最鲜明的艺术特色。

李白的诗富于自我表现的主观抒情色彩十分浓烈,感情的表达具有一种排山倒海、一泻千里的气势。在他的古乐府中得到了鲜明的体现。其感情如滔滔江河,不可抑制,“大笑东门去,我辈岂市是蓬蒿人”可以想见他的狂放之态,在诗人无处施展抱负时,直指当时不公平的社会现象,人才压抑的愤慨“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直至今天,依然如在耳边,使人意气昂扬,凛然之风骨跃然纸上。

Image

李白山水诗具有主观化色彩。李白山水诗与其说是对自然形貌的逼真描绘,不如说是按诗人个性被改造和理想化了的图景。他把握整体打破时间空间的拘限,按主观情感的需要处理山水形象、创造独特意象,以显示强烈的个性色彩。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风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阁”,都是为逞情适意而使自然物象发生艺术变形。使自然山水人格化、神奇化,使他顶天立地的人格和刚直不阿的襟怀表现得更加有力。如“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峭拔雄伟的高山形象中闪现的是李白昂首青云、睥睨权贵的傲岸形象。带有强烈的'抒情性。李白的山水诗善于把山水物色和特定的情绪渗透、交融在一起,在“景”的形势和“情”的升发结合起来。

二、李白诗的意象的语言风格

李白生活在唐代极盛时期,具有“济苍生”、“安黎元”的进步理想,毕生为实现这一理想而奋斗。他的大量诗篇,既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繁荣气象,也揭露和批判了统治集团的荒淫和腐败,表现出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的积极精神。他的诗想象新奇,感情强烈,意境奇伟瑰丽,语言清新明快,形成豪放、超迈的艺术风格,达到了我国古代积极浪漫主义诗歌艺术的高峰。

李白的感情极其充沛,瞬息万变,所以他诗歌中的意象也跳跃极大。“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对月”充满了迷惘悲凉的体验,但后句振声而起“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坚定的信念,超然的自信。其诗想象丰富,构思奇特,气势雄浑瑰丽,风格豪迈潇洒,是盛唐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之作。

李白诗把自己的想象与气势雄伟的山川日月,联系在一起,横放捷出。极有气魄。一切的景物在他变化莫测的笔下啧啧生辉,为我所用,书写自己深情的感慨,不与世俗相浮沉的高蹈情怀。同时情至深,义至重。也为他超凡的想象提供不尽的源泉。李白的想象是无规律可循,随着自己的情感的流程而摇曳生姿态,韵味无穷。在他的想象更能体会胜唐诗歌的风骨之美,有一种昂扬壮大的气势,包孕日月,吞吐山河,“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奠定了他在中国的文学史上独一无二的地步。“西岳峥嵘何崔巍,黄河如丝天上来”“均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回” ,“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泻如胸怀间。”黄河在他的笔下可谓另是一个世界,从不同角度说黄河从天上而来的气势,想象里惊人,尤其“万里泻如胸怀间”之句,可以说想落天外,奇之又奇,非李白不可道也。

李白诗歌中的意想除了昂扬壮大的一面,也有清新明丽一面。同时也有清刚秀逸的一面。“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一片冰莹的世界,片片而落,寄托自己对雪花洒脱的赞誉之情。李白清新明丽的意想更多的是表现在他短小精悍的古乐府中,自成格调浑然一体,纯熟天然之作,不假雕饰,而余味无穷,是文人拟乐府一座高峰。他长篇歌行乐府固然气势磅礴,波澜横生,奔放恣肆,而他精致的五言乐府是表现旖旎柔情地一面,在构成李白诗歌的整体人格中不可或缺的一面。

三、李白诗歌的影响

李白对后世的巨大影响,首先是他诗歌中所表现的人格力量和个性魅力。他那“天生我材必有用”的非凡自信,那“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独立人格,那“戏万乘若僚友,视同列如草芥”的凛然风骨,那与自然合为冥一的潇洒风神,曾经吸引过无数士人。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那种个体人格意识受到正统思想压抑的文化传统中,李白狂放不受约束的纯真的个性风采,无疑有着巨大的魅力。他诗歌的豪放飘逸的风格、变化莫测的想象、清水芙蓉的美,对后来的诗人有很大的吸引力,苏轼、陆游等大家,都曾受到他的影响。

南宋大诗人陆游曾赞美李白的诗:“明窗数编在,长与物华新。”李白的诗对后代的影响是深远的。中唐韩愈一派诗歌就接受李白诗歌的创作经验,创造出自己崛奇横放,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风格。李贺的诗,更是接受了李白诗歌的影响,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形成了独特的浪漫主义诗风。宋代的大诗人苏轼、陆游也都借鉴李白的豪放诗风,表现自己的思想。一直到清代的龚自珍,许多诗人都从李白的诗歌中吸取营养,融汇到自己的诗歌创作中去。李白身后一千二百多年来,他的那些优秀诗篇,流传了一代又一代,至今仍被人们所喜爱,妇孺成诵,有口皆碑,不仅是祖国文化宝库中的光辉遗产,而且是世界文学的瑰宝。

并不是说李白的诗歌语言局限在乐府民歌的范围,实际上,他也广泛汲取了前代文人诗歌的精华,形成通俗而又精炼,明朗而又含蓄,清新而又明丽的风格特色。他的“自然”并不仅仅是除去雕饰,浅显明白,而且是语近情遥,具有丰富的意味。总之,李白善于博采前人的成就而自成高格,堪称炉火纯青的语言大师 。

上一篇
《童年》读后感
下一篇
云南的歌会教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