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大全 - 免费精品范文分享平台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文 > 正文

烟火腊味(没有过过烟气,叫什么腊肉腊肠)

发布时间:2021-06-25 分类:美文 浏览:124


导读:田一洁路过一个待建的工地时,一辆车缓缓开来停下,一个大娘从后备箱里抱出捆绿油油的绿枝,又拎下来一袋香肠,前面车窗缓缓摇下来,一个脑袋伸出来喊了一声:“妈,你各人慢点 ...

田一洁

路过一个待建的工地时,一辆车缓缓开来停下,一个大娘从后备箱里抱出捆绿油油的绿枝,又拎下来一袋香肠,前面车窗缓缓摇下来,一个脑袋伸出来喊了一声:“妈,你各人慢点,我上班去了。”

我看这到处是建筑垃圾的工地入口处不知道被谁搭了个架子,下面一堆灰烬,明白了,这是有人寻摸的一处熏腊味的地方。

看老大娘抱的这捆树枝,也不知道是什么树,青油油的,我不禁想,这么青的树枝烧起来烟得大成什么样啊,熏出的东西能吃吗?

后来我才知道重庆人有习惯把新灌的腊肠,晒过的腊肉过一过烟气,名曰“捂萩”。有些地方的人专门弄一个大汽油桶,在里头架起烟熏肉,这是打小闹的城镇熏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重庆十个人有九个人会说,腊味没有那股烟子味就不好吃,至于这么急火熏的烟腻子大,而且烟熏的东西吃了不健康,他们会说,又不是什么常年吃的东西,一年才吃个几回,不要紧。

并不是所有的城里人都能寻摸到一处能架火熏腊味的地方,于是衍生了一种生意就是代人熏腊味,我常见小区有人把香肠灌好了提到菜市场去,据说交上一些钱,隔上几天或十来天,就可以取回带着乡下烟火味的腊味了。

不光是重庆人吃腊味要过一过烟气,我老家湖北不少地方也是这样。就拿我家来说,我妈在农村的时候自然不必说,腊月里年猪杀过盐淹一段时间,所有的肉便吊在了火塘上,底下常期烧着柴火,细火慢烟把肉渐渐熏干至腊黄。炒出的腊肉肥处如黄玉,瘦处闪鱼鳞细光,香味扑鼻,说起来湖北恩施腊肉在全国的腊味榜上是有一席之地的。

自从妈不大在老家住,猪也不养了,年边熏腊肉也成了她在城里的一块心事,总要弄些腊肉,不然哪有准备过年的样子。

怎么把鲜肉变成腊肉呢,晴天晒、阴天晾、阴雨天眼看就要长霉就架上木桌子放在电炉子上烘一烘,最后还得要过一过烟气,怎么办呢?就这个绿化带捡根棍,那个工地捡一块板子、那边公园里刨一堆落叶,有点集腋成裘的意思,最后拿到屋顶搭个简易的架子点火熏一会儿,相熟的邻居看见了,忙问还有没有空地方,拿来两方腊肉挤一挤搭点烟,就这样,总算是有点腊味的感觉了,保安也上来了,赶紧把灰扫一扫,保安看着这些满脸堆笑的大妈大婶,也不说什么重话,他是本地的不能再本地的人了,他妈这时节也在屋里熏腊肉呢。

老家也有不小代人熏腊肉的地方,有些地方还相当成规模,他们在菜市场或小区小超市都有代收点,把客人要熏的腊味收去的时候都要给一个号牌,然后在腊味身上再系上同一个号,以免混淆。也个别商户要动脑筋占人便宜,来个狸猫换太子,有些人家在农村带来的一点土猪肉或香肠,他用点市场上的大路货换了。据我妈说小区有个老太太拿到代熏的腊肠隔天便去大闹,商户还挺有理,说你拿来的时候十九节,拿走的时候也是自己数好没错的,缠的都是白绵线,至于熏的过程中短了点斤两这很正常,熏干的东西都要缩水的,你都拿回去吃了,哪还说得清楚。大妈气得脸白,原来大妈灌香肠的时候首尾两截灌了她孙子的两颗玻璃弹珠,拿到手切来切去哪有什么玻璃珠子的影子。

据说,腊味拿去代熏大家各有各的记号,有明记、有暗记。哎呀,现在的城里人想吃个正经腊味还真不容易。


关灯